所在位置: 首页>鲁甸县

江底四桥

发布时间:2017/5/23 9:32:53阅读(171)

昭通市最南端的一个县是鲁甸县,鲁甸县最南端的一个乡是江底乡,江底乡最南端的一个村是江底村。

江底,位于云南省鲁甸县、会泽县和贵州省威宁县的“两省三县”结合部,距昭通市政府驻地40公里,是昭通市的南大门,是从古至今中原内地进入云南边陲的交通要塞,秦开“五尺道”、汉修“南夷道(又称朱提道)”,经过江底,诸葛亮南征、两晋时用兵均取此道,历史悠久,开化较早。

江底,因地处牛栏江峡谷底缘,故名“江底”,穿境而过的牛栏江江名,则源于距此地五公里左右、现在乡政府所在地潘寨处一座形似牛状山脉的朴实的民间传说。这里,两岸群山巍峨对峙,壁立千仞,让人感到阳刚和粗犷,而从昆明市寻甸县果马山一路淌下来并穿境而过的牛栏江,又让人感到阴柔和浸润,“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神奇造化把刚与柔、险与夷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给人无尽的遐想。

江底,地理位置特殊,海拔1240米,气候燥热,属中亚热带气候,年平均气温17℃左右,全年无霜期310天,光能、热能资源居鲁甸县第一,但有“十年九旱”之说,年降雨量800毫米左右,农业生产受气候因素制约较大。这里,物产丰富,土特产驰名云贵川,值得推荐的是江底石榴、江底仙桃、江底白土瓜、江底南瓜皮。据老年人讲,民国时期龙云任云南省省主席期间,经常思念家乡风味,每年二路军驮马到昭通,都要为他捎上两件土特产:第一是龙泉水,第二便是江底南瓜皮。

江底,风景苍劲雄浑,民风淳朴善良。这里,山外还是山,天外还是山;这里,满江满山都生长着大大的石头,满沟满坡都有红红的土地;这里,天特别蓝、云特别白,蓝得没有一丝尘埃,白得没有一点杂质,而冬春碧绿透亮、夏秋浑黄浊红的牛栏江则四季变幻;这里,春天来得特别早,每年春节前后,黄的杏花、红的桃花、白的梨花、油桐花,还有绿的仙人掌,就绽满了村落。这里,吃苦耐劳的民众、淳朴善良的乡亲,用智慧在这山水间演绎着坚强的人生,他们既坚定地固守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同时也不缺乏走出大山寻求改变的信念,几百年来,从这里走出去的有为好儿男何止成百上千!

江底,既是交通要塞,便是各种信息汇聚之地,古往今来自然引领时代风气之先,在这狭长的弹丸之地,江底人早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敢为人先地创建了江底水泥厂、牛栏江化工厂、云康食品厂三个私营企业,为转移当地农村剩余劳动力、增加农民收入、促进一方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介绍江底,就让我们从江底四桥说起。桥连通了江底的苦甜,桥勾连着江底的辛酸,桥记载着江底的辉煌和失落。来到江底,你会看到在一公里长左右的江面上,先后建起了铁索桥、钢梁桥、双曲拱桥、钢构箱梁桥,构成了江底四桥锁牛栏的独特景观。站在雄伟壮观的江底第四桥——“亚洲公路第一高桥”北岸桥头,可以一眼望四桥,令人思绪万千,感慨万端,让我们进入时间隧道,看一看几百年来的一幅幅历史画卷,深切地感受历史的进步和时代的变迁。

先看一看江底铁索桥吧,它又叫永安桥、福德桥。几百年以前,从此岸到彼岸,原本没有桥,过往商贾主要借渡船摆渡,据说,唐朝时御史中丞袁滋率领的册封南诏的使团也是经江底摆渡前往大理的。夏秋时节,牛栏江江水湍急,凶险万分,渡船难以摆渡,不少客商因此被江水阻隔,羁困于途,于是就有人倡议在江上架一座桥,一呼而百应,地方绅商、过往商贾纷纷解囊捐资,于是石拱桥便在江上架起来了,但后来几坍几复,难保畅通。直到清朝同治十三年也就是1874年,昭通镇总兵吴永安组织再建江底铁索桥,石砌桥墩,桥面用锻铁圆孔互相固定于两岸崖壁,底弦由十股锻铁链托起,桥面两侧各有2股铁链扶弦,底弦铺木板,以为桥面,全桥总跨度38米,宽2米,不知是天缘凑巧,抑或有人作伪,施工中民工掘获古石碑一块,无纪年和署名,上书“永安桥”。桥竣工时,云贵总督锡良题书:“桥横铁索千年永,河汇金沙万里来”,刻为石联置于鲁甸一侧桥头,寄托了盼平安、思富裕的美好祝愿!并置石雕雌雄猴子一对于鲁甸桥头,置石碉雌雄狮子一对于会泽桥头,两岸桥头各建房数间护桥。铁索横江,从此平安,各地商贾因之而互通有无,赚取利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古桥还成就了一个工商金融巨擘、西南首富李耀廷,这位显赫于晚清、垂宪于民国的鲁甸人,年轻时,正是在这座桥上无数次地来回丈量,开始了他贩夫走卒的生涯,也为他以后成就一番宏图伟业作了很好的铺垫;这位出人头地的成功商人,曾因倾力支持辛亥革命和护国讨袁行动,得到孙中山先生的手书横幅“高瞻远瞩”。还应该提到的是,我国当代著名作家艾芜,在他1925年离开四川,只身6年南行之旅中,也曾经到过江底并在此小憩一晚,并写下了著名短篇小说《山峡中》,对江底及铁索桥作了生动的描述,至于作家眼中的江底及铁索桥是个什么样子,还是让我们去读读他《南行记》中的文章吧!

岁月在无声的流逝,而今的江底铁索桥,石联、石猴、石狮已毁于“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鲁甸一侧的桥头护房也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拆毁。所幸的是,该桥1986年被鲁甸县人民政府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接下来再看一看钢梁桥吧!世事难料,命运不古,桥的兴衰也如人的生死。铁索桥虽然承载了几十年的风霜,抗击了数十年牛栏江江水的咆哮,但物换星移,当它承载不起历史进步的重负的时候,理所当然要被历史所遗弃。据说,抗日战争爆发后,为满足军需民用,开发大后方,云南省政府修建了由宣威经贵州省威宁县到昭通的公路,1943年,身为云南省省主席的龙云回昭祭祖,在云南省内各处都受到了隆重的欢迎,但到了贵州省威宁县,却受到了意外的冷落,龙云心潮澎湃,感触良多,回昆明后,龙云即指示修一条不经过贵州省威宁县而直接连通昭通的公路,于是,就有了第二座桥的修建。该桥1945年动工,1947年竣工,总投资10亿国币,两岸砌石墩,钢梁桥体,面铺木板,长74米,四孔跨,中跨20米,钢架用角铁铆钉联结成鱼腹式钢梁,在昆明组装,1946年经贵州省威宁县、昭通、鲁甸运抵江底。据老年人说,1947年5月,在施工中因怕洪水上涨,便将会泽岸的拱架桥拆去,因民工猛击撑木,致使拱石垮塌,当场死亡数人、伤十余人,造成严重施工事故,勤劳善良的民工们为天堑变通途付出了血的代价、生命的代价。桥建成后,江底牛栏江上终于有了可以通行汽车的桥梁。1979年8月以后,该桥终因载荷低以及桥墩开裂有安全隐患而放弃使用,2007年,江底集镇居民又筹资铺设木板,让该桥为方便居民生活而重新启用。

让我们继续看第三座双曲拱桥吧!随着时间的推移,为了满足现代运输的需要,也为了避开江底集镇那狭窄拥挤的街市,省交通厅于1978年2月在钢梁桥上游几百米处动工修建钢筋混凝土结构双曲拱桥,1979年8月1日竣工交付使用,总投资85.33万元,耗工5.74万个,桥面全长108.22米,宽10米,主孔净跨度54米,主孔两侧各4小孔,净跨度都是4.2米,矢跨比例1/3的各3孔,净跨度为3.74米,大桥设计承重15吨,拖重80吨,这座桥的修建,为满足现代运输经过江底的需要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时过境迁,刚满九年,为了避开江底至大水井那段二三十公里的险峻陡坡和弯道,1998年,迤车到昭通的公路再次改道,不再经过江底古镇,车流量人流量大为减少,喧嚣了数百年的江底古镇渐渐冷落下来,日趋萧条,留给人们的是对昔日繁华的无限思念,而江底三桥则落伍为文物,成为江上的几件摆设几个故事。

但是,江底就是江底,江底注定永远是南北交通的咽喉要塞,江底注定永远要留在历史和人们的记忆中,江底注定永远都要承载历史的重负。峰回路转,弹指一挥,又过九年,九九归一,从起点再到起点,2007年9月23日,在云南构筑南北公路大动脉的进程中,又一座技术含量非常高的牛栏江特大桥飞架南北两岸,并成为“亚洲公路第一高桥”。这座连续钢构桥长600米,宽12米,共有10个桥墩,均为薄壁空心矩形墩,基础为直径2.5米的桩基,全桥混凝土约4万立方米,该桥集深基、大跨、长联于一体。主桥墩高126.06米,桥面离水面高165米,边跨为40米预制T梁,大桥由中国桥梁第四公司承建,一改常规,创造性地采用了“先中跨合龙,后边跨合龙”的施工工艺,总投资2500多万元。“昭—待”公路的建成,可使昭通至昆明原来9个小时的公路车程缩短近一半。

站在桥头望江水,会让人产生一种飞天般的凌空感,使人不由得惊叹现代建筑工艺的气势恢宏,感叹科技进步的伟大;站在桥头,可以鸟瞰江底古镇全貌,也可以放眼陡峻的江峡,看牛栏江水穿山越岭永不停息的脚步;车行桥上,我们可以畅快淋漓地感受弹指间跨越天堑的惬意。

站在江底古镇半山腰上,听滔滔江水声,嗅两岸桐花香,注目凝视牛栏江上沧桑的铁索桥、朴实的钢梁桥、坚强的双曲拱桥、飘逸的“亚洲公路第一高桥”,令人既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惊叹桥梁建设者的巧夺天工。

桥梁是文化的物质存在,是经济、技术、文明发展的标志,是应该加以珍惜珍重的民族文化遗产,江底四桥,四个不同时代的纪年“碑铭”。

江底四桥,四道靓丽的人文景观、自然景观,四道绚烂的人间彩虹。


江底四桥,沧桑历史的见证,百年巨变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