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旅游资讯   > >  旅游资讯
涤心之旅——秘境固红山游记
发布时间:2016/3/17 15:54:59来源:作者:lyjlq 浏览次数:1085

        带着朝圣《滇海虞衡志》1和《幻影谈》2两书中记述甚详的中国白蜡虫生产“四大名山”3之一固洪山的虔诚,拣一个深秋的清晨,从东坪镇出发驱车赶往这个著名的白蜡虫生产基地。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QQ图片20160317155943.jpg

        车辆在群山中蜿蜒前行,晨雾薄岚中,远山如黛、朝霞如绮,山峦环抱中的村庄尚未醒来,极目遥骋,金沙江在刀劈斧凿的大峡谷里娴静如练,不由想起孙世祥的那首诗来,“我们年轻时看见大江/它就在金属的槽道里自如地飞翔/穿越了榕树的故国/垂下万千秀发/才在我们的额头/把崇高的意义悬挂”,在这里,“万里长江第一湾”即将走完玉龙雪山折向的旅程转而东去,在这里,她将迎来一位同样因为向往自由从大山中弹奏着跳跃音符奔涌而来的伙伴——牛栏江。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QQ图片20160317160033.jpg

        一会儿,太阳终于从山的一角探出了头,瞬间,万道光芒不容置疑地从山隘的缺口斜照,耀眼的光环跟黛色的群峰形成强烈的对比,视觉的盲差让山谷变得光怪陆离,一道道迫不及待的光线给禾苗染上了一层金灿灿的暖色。
        穿过这段绝壁如堵的山间公路,距离集镇就近了,明媚的阳光下,高大的不落叶乔木翠色欲滴,回望这段有些惊心的公路,不由慨叹开路人的艰辛,不知道没有公路之前,沿着山的线条的小道上,有多少拓荒者的脚印。
        山连着山,山叠着山,这些野性豪放遒劲的山的线条,很难在中国山水画的皴法中看到尤为真实的体现,他们恣肆地突兀着,不成章法地狂野着,率性地蹬腿、伸脖,或直刺天际耸入云霄,或峭壁孤悬独傲群壑……在这里,总会想起许多童年时的神佛仙怪的传说,或许,在深山更深处的他们是寂寞的,抑或他们在独守着更加丰富的世界。更加贴近了,当一个怪石在瞳孔里放大成一座山峰的缩影,那些斑驳的年轮和被光线染成了鹅蛋黄的草色背景全部释放为一丝莞尔的表情。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QQ图片20160317160054.jpg

         到了红山村,就进入集镇所在地了,才知道,我已经错过了白蜡虫收获的季节,据乡镇的领导介绍,现在红山乡的白蜡虫的规模更大了,两年前就实现了千万元的产值,只遗憾看不见漫山红遍的景象了,看着一片青砖白墙的民居,不难想象“虫客”云集收购的红火景象。一棵大核桃树的枝桠上挂着几条新收获玉米棒子编成的“辫子”,硕大的玉米棒饱满的玉米粒炫耀着金灿灿的光泽,这样毫无安全防范的悬挂在屋外,我突然想起小区房的一道道防盗门窗来。
        错过了蜡虫收获的季节,不碍事,此次秘境固洪山之行,还有一个必到之处,两江交汇的牛栏村。在这里,相传有牛栏石,石型若卧牛,横卧江心,任潮起潮落牛头始终露在江面,“一牛拦江”故江因之得名。两江交汇的胜景,有西部情人谷注册商标的牛栏江大峡谷,始终是萦绕梦境的向往。沿着盘山路,出发……
        江在悬崖下!村委会的同志告诉我,公路没修通之前,下山半小时,上山三小时。车行险途,有几分雀跃的激动,还有些许紧张,其中一段尤险,巉岩绝壁间,人工凿开的人行驿道扩修而成的公路,外围的堡梗之下就是滔滔江水,飞瀑如练悬空后飞花散玉溅落,阳光照耀下,犹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漫天散落,氤氲的水汽随着微风轻拂倏地钻入衣襟或扑向面颊,带来一丝清凉后瞬间消失,饶有趣味。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QQ图片20160317160125.jpg

        一路上,瀑布是常见的,有的沿石壁缓流如锦缎铺陈,有的从悬崖罅隙飞溅如白练凌空,饶有趣味的是一块巨石让水流分野形成的缓急不一的数条瀑布,颇有“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意味,倒有几分峡谷瀑布缩影的意思。经过瀑布的冲淘洗涤,湿漉漉的石头显得温润可爱,不由想起朱自清先生的梅雨潭的《绿》来,不知道朱先生怎么联想到的水会有鸡蛋清的温润和毫无杂质,我甚至想掬一捧水尝尝,有没有鸡蛋清的味道。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QQ图片20160317160135.jpg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QQ图片20160317160147.jpg

        驻车江边,已经过了正午,开阔处,青山排闼,水流娴静,天际,一朵白云不知何时缀在天蓝的底色上,有些意象派诗人的味道。云自无心水自闲,此时,闲坐江滨,一蓑横钓,或者一壶清茗,定有一番韵致。
        险狭处,山势骤然收拢,阳光夕照,形成半江瑟瑟的景观,或许郦道元笔下的《三峡》也不过如此,怪石崔巍、枯松悬挂,投影水中,清风鱼纹,赭黄色的岩石倒影有些狰狞,虽为避暑去处,但诸多阴翳,同伴求返,归去。
        返程匆匆,秘境固洪山在晚霞中渐次归于宁静,待到春暖花开时,我还会再来的……
资料链接

1、《滇海虞衡志》,作者:檀萃,安徽望江人,清乾隆年间曾两任禄劝知县后退而著述斐声滇省士林,其书中记述昭通地区金沙江、牛栏江沿岸,是国内主要蜡虫产区。巧家县茂租、红山一带,古称“固洪山”,更是国内将蜡虫由野生引为家种的发端处。

2、《幻影谈》,作者:贺宗章,湖南安化人,清光绪年间至滇,继办下关、仁和两厘局,委署嵩明,而永善,而昆阳,而文山。书中记述:“尝闻东昭人言,每岁芒种前,于树桠处系以束草,放虫种一二粒。不数日,虫破壳而去,遍于全树枝干。其初小,不见形。久之,微露小点。又久之,形若胡麻。至明年芒种前,大如玉黍,绛红色,即为成熟。”“按树摘收,裹以皮纸,十两一包。不分晴雨昼夜,挑送四川嘉定等处,有庄收买,迟则虫出不见,仅存空壳而已。东川(指今巧家县地)、昭通所产极多,其利最厚。每岁虫挑所过,州县城门,通宵不闭。”

3、“四大名山”即:巧家固洪山、昭通炎山、永善县万和山、鲁甸县梭山。

(微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