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善县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区县旅游   > >  永善县
收藏在水底的村庄
发布时间:2017/12/18 8:41:34来源:本站作者:杜福全 浏览次数:884

收藏在水底的村庄——团结

 

山得水而青,水得山则秀。

走进团结,车辆和行人就像在大山之下的隧道里行走,一直在群山的缝隙里穿行。一条河流在山脚下奔跑,像一把透着青光的刀锋,把风中的群山切割成两半。一座座挺拔的山峰,把高耸的头颅指向广博的云天,厚重的脚跟踩进大地深处的河流。山坡上的村庄,有惊无险地悬挂在狭窄的天空,收藏在蓝得透明的水底。

探寻的指纹翻开尘封的过往,在历史的纸页上寻访这方神奇的水土,目光在简短的文字中就能丈量出山的厚度和水的长度。明朝的战鼓并不遥远,太平军余部入滇的那场激战早已烟消云散。当大毛滩新石器时代的石斧,在上世纪90年代相继浮出水面,随后在苦战营出土了东汉时期的钱币、陶片和双耳铜罐,埋藏在金沙江边滩涂下的历史开始不断升值。这里该是中原文化和巴蜀文化进入云南的重要交通要道?背负着先进技术和农耕文化的先民,足迹沿着江边的险途从这里走进永善,朝着云南的腹心大地缓慢地延伸。

“这里昔日为荒山,林深木茂,野兽成群,森林由朝廷专用。”《永善县志》上有关团结的每一个文字,都是叩问远古之门的钥匙。一千八百多年之后的今天,“皇运木沉”的魂灵还在河边的村庄里游荡,那些传奇的经历被村庄的人们挂在嘴边叙谈了千百年。沙砾埋葬了为皇命效劳的楠木,而那些走过险滩的兄弟,爬上了故宫的房梁至今让人景仰。循着团结河流的源头行进,在那个名叫新田的村庄,刻着“皇木”字样的楠木至今遗落民间。当然,这里的村民没有在大山深处修建皇宫的野心和狂想,他们只想通过这种方式遥想祖先的家园。

在这野性和血性逐渐消逝的年代,沿着团结的河流寻访山川的记忆。想起智慧和苦难的先民,他们把自由放牧的生灵刻进了山川和大地。听到“豹子窝”、“老虎岩”、“野猪凼”这些地名,仿佛眼前的每一座山峰都在疯狂地奔跑,每一块土地都在疯狂地呼啸,每一根血脉都在翻滚着激情的浪花。奔跑的老虎、豹子、黑熊、野猪、岩羊……被垦荒的镰刀锲入坚硬的岩层;密林中穿梭的猴子、野鸡、松鼠……被古老的锄头推向高高的云端。

拥有河流和山川的村庄是幸福的村庄。

团结河在高寒的峡沟中风尘仆仆地一路奔来,与来自大关的女子在双河火爆地拥吻,朝着金沙江的方向私奔而去。双河古镇,就这样在爱情的臂弯里温暖了百多年。风水先生的说法可能有某种唯心的成分,但古镇所在的位置不得不让人产生许多奇异的想法,毕竟,把街道和房屋建在水中,即使在江南也不多见。一条青龙把头伸向河流的交汇处,浮在水面的头颅就成了古镇的坐骑。老人们谈起一百年前那位叫“郭大爷”的地主,至今还唏嘘不已。这样的“风水宝地”在莽莽群山的腹地确实并不多见,所以,在未修建这个水上集镇之前,“宝岛”上挤满了一座一座先人的坟墓。当“郭大爷”斥巨资从三面的河边砌起厚实的石墙,在坟墓上修建起一条笔直的街道。一条条小巷互相串通,整个集镇就是一座天然的城池,而三面的河流就是天然的“护城河”,尽管,四围的高山割断了人们远眺的目光,但这里的人们却清楚地知道——只要一直沿着河流的方向奔走,就总会走出一片广阔的天地。

清朝末年兴建的这个水中小镇,成为团结乡境内近百年来最繁华热闹的集镇,就是现在的乡政府驻地也远远比不上这里。如今,小镇旁边的两条河上早已架起了宽阔的石拱桥,清澈透明的河水从古镇周围环绕而过。小桥,流水,人家,江南水乡古镇的韵味也不过如此吧!桥梁与河岸上的柏油路联姻,成为永善县城通往昭通、昆明等地的必经之地,往下则一直伸向宜宾、成都等沿江一带的大城市。

在这古色古香的小镇上游走,或者找个简单的茶馆临窗而坐,慢悠悠地喝上几口飘着轻烟的绿茶,品上一杯醇香四溢的苞谷酒,窗外是挺拔的青山,脚下是清清流淌的河流,还有那河中举竿垂钓的渔人……那种闲情和逸致,构造了一幅幅人与自然交相辉映的水墨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