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信县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县域动态   > >  威信县
光辉的扎西会议
发布时间:2017/4/6 8:50:35来源:作者:zhangxu2015 浏览次数:345

 1935年24,中央红军长征首进云南。2510日,中共中央先后在威信境内的水田寨花房子(鸡鸣三省)、大河滩庄子上、扎西镇江西会馆召开了政治局常委会议、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扩大会议,党史界统称这三次会议为“扎西会议”。扎西会议是党在历史转折关头的一次重要会议,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史上的光辉篇章。

踏访遗址 

 时值三伏,花房子绿树成荫,花也开得正浓。因房子门窗上雕刻了花鸟虫鱼而得名的花房子显得古朴和庄重。三五个背着背包、拿着相机的游客或拍照留念,或谈论着当年这里的故事。听管理员讲,近年来,到花房子的游客逐年增多,而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来这里的游客就更是络绎不绝。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威信人,我已记不清来过花房子多少次,但每一次来都有不一样的感受。

 1935年2月5日,中共中央及中革军委总部宿营于水田寨花房子、芭蕉湾、高坎、楼上等几个小村庄。

 在此之前,由于国民党加紧对中央苏区持续“清剿”,中央苏区局势非常严峻。项英分别于1935年1月30日、2月1日致电中央,请求中央对中央苏区行动方针速作指示。2月4日,一直焦急等待中央指示的项英再次致中央与军委电,提出“目前行动方针必须确定”。究竟采取什么方针“均应早定”,并批评中央与军委“自出动以来无指示,无回电,也不对全国布置总方针”。5日,心急如焚的项英又以中央分局名义致电中央“请立复。迟则情况太紧张,则愈难。”中央苏区情势十万火急!而遵义会议后,博古没交出手中的权力,但对政务又是几乎不闻不问,中央必须变换领导。所以中共中央于2月5日在花房子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即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   

 会议当务之急是解决常委分工的问题,于是决定了由张闻天接替博古负中共中央总的责任(习惯上也称之为总书记),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博古改任总政治部代理主任。紧接着,张闻天即主持会议讨论研究中央苏区的战略问题与组织领导问题和中央红军目前的战略行动方针。决定在渡江不可能时,应即决心留川、滇边境进行战斗与创造新苏区等。会后,博古即把象征权力的装有重要文件、记录、印章的挑子交给了张闻天。

 2月6日,中央机关随中央纵队从水田寨进驻石坎子。在遵义会议上,博古作了反五次“围剿”的总结报告。他的发言遭到了与会大多数人的反对抵制,张闻天做了长篇的“反报告”,但会议没有就此形成决议。为此,会议决定由张闻天起草决议,待常委审查后,发到支部中去讨论。到石坎子后,张闻天反“围剿”总结报告出炉的时机条件已经成熟。中共中央即在石坎大河滩庄子上召开了为期3天的政治局会议。这里因寨主王姓乡绅德高望重,房大屋宽,又在官道旁边,与庄园相似,为当地少有,远近闻名,故名庄子上。历史就是有这样有趣的巧合,这座木竹结构的三合院瓦房,始建于1835年,在100年以后,毛泽东他们来到了这里。而81年后的今天,我们又寻迹而来。

 毛泽东是个非常善于总结的人,在这次会上,他首先总结了土城战役是一场拉锯战、消耗战。红军没有歼灭川军,反而受到很大损失,不合算,也可以说是一个败仗。但这一仗,由于及时渡过了赤水,摆脱了尾追的敌人,部队果断地变为轻装,甩掉了包袱,行动更加自由了,更能打运动战、游击战了。他指出要用敌变我变的原则指导红军的行动,以战斗的胜利来开展局面。这几天的会议成果是丰硕的。根据敌我态势,中共中央作出中央红军暂缓执行北渡长江计划,重新确立实事求是、敌变我变和机动灵活的运动战方针的决定,审议通过了由张闻天受遵义会议委托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即《遵义会议决议》)和中央政治局拟定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总结粉碎五次“围剿”战争中经验教训决议大纲》,决定由张闻天、毛泽东、陈云等赴各军团和中央纵队传达贯彻会议精神,并规定传达范围和注意事项等。

 水田寨花房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和大河滩庄子上中央政治局会议后,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方针赢得红军广大指战员的衷心拥护,这时的中央红军从上到下充满必打胜仗的信心。

 2月9日,中央红军各军团相继完成在扎西地域的集结,中共中央进驻扎西,总部驻扎西镇江西会馆。是日至10日凌晨,中共中央在扎西镇江西会馆的戏楼上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次会议是大河滩庄子上中央政治局会议的继续和补充。会议根据变化的形势,进一步讨论和决定中共中央对各苏区的领导方针、政策,尤其是军事指导,会议作出回师东进、二渡赤水、重占遵义的决定,在战略战术上给予了红军充分的灵活机动。事实证明这一决定是英明的,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有力体现。中央红军由此取得二渡、三渡、四渡赤水,重占遵义,佯攻贵阳,威逼昆明,巧渡金沙江等一系列伟大的战略步骤的胜利,都是这次会议的巨大收获和成果的结晶。扎西镇江西会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中央红军为适应当前形势进行缩编和部队缩编的实施及对辎重的精减,提高了中央红军部队的机动作战能力,为中央红军实施战略转移,胜利完成长征的神圣使命奠定了坚实基础。

长征以来首次研究部署全国革命

 水田寨花房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 “讨论了中央苏区的问题”,并于当天以万万火急的电报回复项英转中央分局,对行动方针问题,指示“分局应在中央苏区及其邻近苏区坚持游击战争”,“对这一基本原则不许可任何动摇”。并指出“要立即改变你们的组织方式与斗争方式,使与游击战争的环境相适应,而目前许多庞大的后方机关部队组织及许多老的斗争方式是不适合的”。关于组织问题,决定“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区分会,以项英、陈毅、贺昌及其他二人组织之,项为主席”。并告知“先此电达。决议详情续告。”2月13日,中央就发了一封1200余字的长电给中央分局,续告“决议详情”。由此,中央苏区开始实行战略转变,以后坚持三年赣南游击战有了明确的方向。

 对二、六军团的战略方针和组织问题,2月9日的会议讨论并作出决定。中共中央及军委于11日致电湘鄂川黔省委及二、六军团负责同志,指出“总的战略方针是战略防御而不是单纯防御,是运动战而不是阵地战”,要求“在运动战中各个击破”敌人。成为即将到来的反“围剿”的军事指导思想。对革命军事委员会分会的组成成员也重新作了任命。

 对四方面军也及时电告了中央红军行动方向的改变。

 按现有资料来看,在从扎西回师东进、杀回马枪的途中,又及时向中央分局、二军团、六军团、四方面军发去了关于遵义会议的决议大纲。

 由此可见,1935年 2月上旬至中旬的扎西,成了中共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领导党和红军实现第一次伟大历史转折的指挥部,扎西会议为全党、全军实现伟大的战略转变进行了切实的指导和具体的部署。

遵义会议的继续、拓展和完成

 人们谈到扎西会议,无不同遵义会议联系起来。是的,遵义会议最后作出的决定中,就有两项是由扎西会议完成的。其一是:“常委中再进行适当的分工”,由扎西会议花房子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的责任而完成;其二是“指定洛甫起草决议,委托常委审查”,由扎西会议大河滩庄子上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通过。这两件事,都是遵义会议上议定而没有来得及完成的大事,一件属于组织上变换领导,一件属于军事路线上分清是非,都是关系到能否彻底纠正“左”倾错误军事路线,结束“左”倾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的根本问题。遵义会议基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但继续落实以至最终完成的历史使命,是由扎西会议承担起来的。

 就中央红军来说,遵义会议对战略方向“一致决定红军渡过长江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苏区根据地”,这个决定不符合客观实际。在扎西会议后最后完成的陈云的《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传达提纲》,便批评“这个决议只在一些比较抽象的条件上来决定根据地,没有具体的了解与估计敌情与可能,没有讲求达到这个目的的具体步骤。而且个别同志对于四川敌人的兵力是过低的估计的”。这段话自然是反映了扎西会议的观点。扎西会议果断地作出回兵黔北,在云贵川三省地区中创立根据地的决策。从此,中央红军自觉地采取了高度灵活机动的运动战方针,取得了许多伟大胜利,完成了党中央预定的同四方面军会合的目标。

 扎西会议完成了遵义会议未完成的一些事项,同时,又根据当时不断发展变化的敌我态势,修正了遵义会议的一些决定,实事求是作出新的战略部署和行动决策。

扎西会议的意义

 扎西会议决定张闻天接替博古负总的责任,他的任职,保证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指挥,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扎西会议是红军长征以来,首次研究部署全国革命斗争的会议,重新恢复了中共中央对全国革命斗争的领导;扎西会议是党在历史转折关头的一次重要会议,对贯彻遵义会议精神,实现党和红军的战略转变起到了重要作用,是遵义会议的继续、拓展和完成。

 历史可以催人奋进!81年前,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人在党的历史转折关头选择了扎西。扎西会议后,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将整个中国共产党和它的军队引领到胜利的彼岸。雄鸡一唱,天下皆闻。81年前,伟人们在花房子、庄子上、江西会馆戏楼上的铿锵绝唱似乎还在红色扎西的大地上回响。1985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亲笔题写了“扎西会议会址”匾额,如今,这几个大字仍然熠熠生辉。扎西会议旧址被云南省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列入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建设。为了纪念“扎西会议”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威信修建了扎西会议纪念馆。1997年4月,扎西会议纪念馆被列入云南省首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1年6月,被中宣部公布为全国第二批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4年7月,被中宣部评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先进单位。如今,每年扎西会议会址和扎西会议纪念馆接待各类游客上百万人次,它们正在以其独特的红色魅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们。

 扎西会议永放光芒!